v7hgz都市言情小說 貞觀憨婿 線上看-第419章藏不住了推薦-anwgs

貞觀憨婿
小說推薦貞觀憨婿
第419章
房遗直本来接待杜构是很高兴的,但是现在兵部那边还想要调动铁出去,而且还没有工部的批文,这个他就不干了,之前兵部本来就这样做过一次,没想到,这次又来,而且,房遗直感觉,这批铁,很有可能不是兵部需要,而是某个人需要。很快,那个官员就出去了。
婚不及防 壹半浮生
“来,栖木兄,喝茶,没办法,铁坊就是有这样的事情,都是杂事!”房遗直给杜构倒茶,杜构笑着点了点头,心里倒是很佩服房遗直了,现在也有了一些威严了。
“这次准备就任什么职务?”房遗直开口问了起来,其他几个人也是盯着杜构看着,毕竟杜构之前就是一个风流人物,也是有些本事的,可惜父亲死的太早了,没办法,现在杜如晦走了,家里他就顶梁柱了,所以,大家也希望他能够快速入朝为官。
“现在还不知道,想要留京,但是京城没有什么好的职务,所以,只能等,要不就是去当一个刺史,可是,你也知道,家里小孩还小,弟弟也未成亲,如果我出了远门,这些可都是事情!”杜构苦笑的说着。
“还是留京吧,外面太穷了,你是不知道,我们去过不少地方了,很多地方,都是非常穷的!”萧锐在旁边接话说道。
“嗯,先留京最好,外面,你到了一个地方,都不知道该怎么治理,我们可不是慎庸,如果是慎庸,他肯定是有办法的,慎庸的本事,我们是真的服气了!”房遗直开口说道。
“那是,万年县现在这么多工坊,可全部都是慎庸搞起来的,而且现在非常有钱。对于朝堂也是有着极大的好处,百姓也跟着赚到了钱!”高履行在旁边点了点头说道。
“对了,你见过慎庸吗?就是夏国公韦浩?”房遗直以为杜构和韦浩没见过面,就开口问了起来。
壹世傾城:冰棺裏的召喚師 千淳果果
“见过了,昨天去他的衙门里面坐了一会,现在韦浩可是长安府也就是京兆府少尹了,太子殿下和蜀王殿下分别担任府尹和少尹!”杜构微笑的点了点头说道。
“什么?慎庸成了长安府少尹了?咦,蜀王回来了?担任少尹?”房遗直他们很吃惊,他们有段时间没回京城了,所以对于京城的事情,也不知道。
“是呢,蜀王回来,担任少尹!”杜构点了点头说道,房遗直则是坐在那里皱着眉头想了起来。
“慎庸,可能不好干啊!”萧锐在旁边开口说道。
“是啊,可能不好干,不过,陛下这样安排,哈,有意思!”房遗直也是赞同的说道,心里也明白则是回来,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传来敲门声,还没有等房遗说进来,一个人推门进来了,进来是一个穿着铠甲的将军。
不败元神 未曾妄
“房遗直,你什么意思?兵部有批文,为何不给生铁,工部的批文,我们很快就会给你,现在兵部急需将这批生铁,运输到北方去,耽误了战事,你承担的起吗?”进来那个将军,正是侯进,此刻激动的指着房遗直质问了起来。
房遗直此刻心中非常不悦,不过,还是很冷静的坐在那里,对着侯进说道:“侯将军,我需要承担什么,既然着急,那么工部就会很快给你们批文,如果没有批文,铁坊的生铁,一斤也不能出去,别说是你过来,就是任何人都是如此,如果你对我们铁坊这样管理有意见,你可以写奏章上去,交给陛下,让陛下来评论!”
“你,房遗直,现在是我们前线急需生铁!”侯进愤怒盯着房遗直喊道。
异界之傲世狂龙 竹君
“我说了,拿工部批文过来,如果没有批文,别想从这里调走生铁,上次也是你,从这里调走了20万斤生铁,说是补上批文,现在批文呢,批文在何处,我告诉你,如果两天之内,你的批文还没有补过来,我要弹劾你和兵部尚书,岂有此理,明知道需要批文才能调动生铁,为何不调动,你们这样调动生铁,到底作何用处,难道想要中饱私囊不成?”房遗直坐在那里,继续盯着侯进说道。
“你!”侯进被房遗直这么一说,愣了一下,心里也心虚,接着恶狠狠的对着房遗直说道:“成,我回去禀报尚书,让尚书好好弹劾你,不要以为你管理着生铁,就有多了不起!”
“我没有觉得了不起。只是办好陛下交给我的差事,不服气,你就去弹劾,去和陛下说去!”房遗直冷冷的看着侯进说道,
侯进哼了的一声,转身走了,房遗直则是皱着眉头,
心里则是想着走私生铁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了,还没有任何消息传来,难道,陛下还没有查清楚不成?
如果继续这样,每个月不知道需要流出去多少生铁,这个月,房遗直故意说要做库存,将生铁的七成全部扣下,堆在库房里面,只放出去三成,但是这样,兵部那边就开始这样来调动生铁了,估计现在他们在市面上也是找不到生铁的,要不然,也不会想要这样做,
晚上,侯君集在自己的书房里面,侯进站在那里,对着侯君集汇报着在铁坊发生的事情。
“房遗直太可恨了,他一直就是卡着我们,叔,咱们是不是想办法把他给换了?”侯进说完了,对着侯君集建议了起来。
“换了,换谁,你行吗?铁坊那边就是他们几个人轮流坐的,换的人过去,休想担任铁坊负责人,不懂的人,根本就搞不懂铁坊的事情!”侯君集瞪了侯进一眼,开口说道。
“可是,现在房遗直不放生铁出来,我们在市面上,根本就弄不到生铁,怎么办?北方那边一直在催着要,这个月,肯定是完不成了,上个月,我们完不成,北方那边还扣押了一批,说是等这个月给齐了,他们才会给钱!如果这样下去,到时候我们北方,还怎么做生意?”侯进站在那里,着急的说道。
“嗯,老夫会想办法,上次调动生铁20万斤,需要尽快补上去才是,老夫明天去一趟工部,找一下段纶,一定要开出来,如果不开出来,房遗直搞不好会真的写奏章到陛下那边去,到时候老夫就解释不清楚了!”侯君集担心的是这件事,至于北方那边扣钱,也没有扣多少钱,这些都是小事情,关键是需要把事情弄平整了,要不然就麻烦了。
“是,不过,段纶会给你吗?毕竟五十万斤生铁呢!”侯进担心的说道。
“老夫想办法就是了,今天天太晚了,明天去吧!”侯君集皱着眉头说道,现在房遗直不放生铁出来,侯君集总感觉房遗直好像是知道什么,但是现在也没有办法去试探,
毕竟,铁坊那边要弄库存,谁也没有办法,而且之前也没有先例可循,毕竟,铁坊也是去年才开始办好的,该怎么做,谁也不知道,全部是房遗直说了算的。但是这一招,让侯君集很难受,本来之前有长孙冲在那边,自己过去找长孙无忌,还能说上话,
但是现在长孙冲还在家里,没去铁坊,而铁坊里面其他的负责人,侯君集也不熟悉,和他们父亲的关系也是一般,完全说不上话来,所以,想到了这件事,他也头疼。
“不行,你这样,你找一些兄弟,到下面的县去看看,看看地方上,百姓能不能买到生铁,如果买不到,想办法鼓动百姓们去闹,到时候我们就上书弹劾房遗直,让房遗直尽快放开销量,要不然,到时候还是完不成!”侯君集此刻对着侯进说道,侯进点了点头,心里想着实在不行就把他弄下来就好了,何必说弹劾,就让他放开销量?
“去办!”侯君集看着侯进,侯进转身就出去了,
接着,侯君集坐在那里,想着这件事到底会出什么纰漏,有什么地方,是自己没有考虑清楚的,只要把段纶搞定了,估计就查不出来什么了,这批生铁,到时候是要分散送到北方各地去的,但是最多就是送5万斤出去,剩下的,全部要卖掉,到时候陛下要查,也查不出来,数据是自己做的,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第二天,韦浩还是在长安府这边忙着,忙了一会,把办公房全部要修缮好,可是需要时间的,
而万年县的事情,其实现在已经不需要韦浩怎么管了,就是韦浩需要去看看,看有什么问题没有,如果没有问题,韦浩根本就不会去管,让他们自己发展,反正现在东郊那边,那是发展的非常好的,
白天,商人全部聚集在这里,已经影响到了西城集市的一些生意了,不过影响不大,毕竟,现在很多商人,都到了这边来开店铺,这边的货物,更好卖出去。
而侯君集,则是到了工部尚书段纶的办公房里面。
对于侯君集的突然拜访,段纶很意外,不过还是很热情的招待着。
“来,请坐,请坐!我给你泡茶!”段纶对着侯君集说道,自己则是坐在那里泡茶,接着开口问道:“不知道侯尚书找我可是有什么事情?”
“嗯,有件事,需要你下两个批文,一个批文是20万斤生铁,另外一个批文是30万斤生铁!”侯君集直接开口说道,
对于段纶,他心里是瞧不起的,就是一个读书人,什么本事也没有,担任一个最穷部门的尚书,自己是瞧不起的,虽然段纶也是纪国公,但是对于大唐的建立,在侯君集眼里,可是没有自己功劳大的,不过,段纶的媳妇,可是李渊的闺女!
“什么?”段纶有点没听明白,马上看着侯君集问了起来。
“是这样,边疆这边急需一批生铁,需要调动50万斤生铁,其中20万斤是调动到西北的,30万斤是调动到北方的!”侯君集微笑的看着段纶说道。
“这,侯尚书,不对吧?”段纶一想,不对啊,两个月前,刚刚调动了60万斤铁到前线去,而前线也没有打仗,这些生铁就是作为备用的,
他们的武器装备,都是工部调过去的,前方备用生铁是用来修缮武器的,现在没有仗打,根本就不需要这么多生铁来修缮武器铠甲,侯君集这么调动生铁,让段纶起了疑心?
“怎么不对了?”侯君集装着糊涂看着段纶说道。
“侯尚书,前线最近没有仗打,怎么需要消耗如此多的生铁,往常,每年最多备用10万斤生铁就够了,就是去年下半年,边疆的将士,还要和突厥打仗,也不过消耗了20万斤生铁,
如今,边疆无战事,怎么需要调动110万斤生铁过去,你可知道,现在铁坊看是需要存库存的,就是为冬天做准备的!”段纶看着侯君集说了起来。
“哦,是这样,这次调动确实是多了一些,不过,我们兵部也是为了前线做准备的,就是担心冬天,可能会有大战,
而且,可能你还不知道,陛下想要彻底解决突厥的事情,因此,我们兵部想要多备一些过去,如果到时候真的要打了,我们兵部准备不足,加上需要运输的东西也多了,而生铁是非常重要的,也能够储存,所以我们就想着,多送一些过去!”侯君集笑着对着段纶解释说道。
“果真如此?”段纶有点不相信,但是这个理由也是说的过去,他也知道,李世民这边确实是想要彻底解决北方突厥,彻底打压下去。
“当然如此!你也知道陛下的心头之患是什么!”侯君集看着段纶说道。
“既然这么说,那肯定是需要多备用一些的!”段纶点了点头说道,接着给侯君集倒茶:“来,尝尝,这个是慎庸送来的上等好茶!”
“哦,那是要好好尝尝!”侯君集笑着说道,心里本来是很高兴的,看到了段纶答应了,心里那块石头终于是放下了,但是现在听到什么慎庸送来的好茶,他就不高兴了,
韦浩给很多人送过好茶叶,就是兵部和民部没有,而自己好歹也是一个国公,居然被韦浩如此轻视,他心里是相当不好受的,可是还不能明说,总不能说,韦浩不送我,是瞧不起我。
“嗯,好茶,这个韦慎庸啊,靠这个茶叶,不知道赚了多少钱,整个长安,就韦慎庸会做茶叶!”侯君集坐在那里,笑了一下说道。
“嗯,估计是有一些,不过也不多,聚贤楼卖的茶叶,也不贵,从20文钱一斤的,到2贯钱一斤的,都有,不过现在我们喝的,可是买不到的!”段纶对着侯君集说道。
“那还不贵啊?”侯君集不满的说道。
“这?不算贵吧,一斤可以喝上一个月呢,老夫喜欢卖一贯钱一斤的,相比于喝酒,还是这个茶叶便宜不是?”段纶愣了一下,对着侯君集说道,接着两个人就聊了起来,
聊完后,段纶就把批文给了侯君集,但是怎么想怎么感觉不对劲,前线居然需要调动这么多生铁,往年打仗,都不需要这么多,虽然那个时候,生铁的产量没有这么多,
但是去年冬天,打了一年的仗,也不过用了3万斤生铁修铠甲和兵器,这次,居然要准备110万斤,这个就有点太吓人了,可是让他去问李世民吧,他还有点不敢去,万一侯君集说的是真的呢,那自己去问,不是怀疑李世民吗?
可是不去问,他又不放心,想着,还是去找韦浩去,韦浩是李世民最信任的大臣,而且铁坊的事情本来就是和韦浩有关,加上如果李世民真的要打仗,韦浩可能会知道,所以下午他就直奔长安府衙门。
“哟呵,段尚书,今天是刮什么风啊,还把你给吹来了?”韦浩看到了段纶,愣了一下,笑着问了起来。
“你小子,我可是找你去工部接替我尚书位置的!”段纶对着韦浩开玩笑的说道。
穿越之少主皇妃
“别闹,开什么玩笑,我才不去工部呢,工部穷哈哈的!”韦浩一听,不相信的对着段纶说着,接着开口问道:“工部有什么事情要我解决吧,没空啊,先说清楚,没空!”
“不是!”段纶笑着摇头说道。
“不是?你,说真的?别开玩笑啊,我真不去工部!”韦浩一听说不是,就愣住了,段纶来找自己,那肯定是工部那边有什么问题解决不了,要不然,他才没空来找自己的!
“你小子,我们工部怎么了?现在不错了好不好,现在我们工部有钱,真的有钱!”段纶对着韦浩不满的说道。
“拉倒吧,才几个钱,来,喝茶,我给你泡茶喝!”韦浩摆了摆手,对着段纶说道。
“你小子,诶!”段纶叹气了一声,他是最喜欢韦浩前往工部担任尚书的。
“有事情找我吧,说吧,什么事情,能帮忙的,绝不含糊!”韦浩抬头看着段纶,笑着问了起来,
“有个事情,老夫总感觉不对,想要找你说说,你帮老夫分析一下,可好?”段纶看着韦浩问了起来,韦浩点了点头,一边在准备泡茶,示意段纶说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