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2py1精彩都市异能 超品漁夫 愛下-第一千九百二十五章 煉心路的祕密相伴-4ya9e

超品漁夫
小說推薦超品漁夫
殷东不气,只说:“你别瞎哔哔啊,先把那家伙找出来,就算你厉害了。”
神秘贝壳对这么低劣的激将法,不屑一顾,却对问心路感兴趣,接管了殷东的身体,一寸一寸的探查。
末世之永恒國度
凌凡心细,最先发现殷东的状态不对劲,忙问:“东子,没什么事吧?”
殷东打了一个噤声的手势,让凌凡闭嘴,也引得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他的身上。
尤其是小宝,顺着殷东的目光看向炼心路,歪着小脑瓜子想了想,冷不丁的招手说:“白龙出来,跟宝宝玩!”
轰——
圣门深处,一道强大的气息暴起,显化出一道老人脸,遥遥看向山门外。
慕天娇
掌门显化的身影,从老道士所在的山峰上腾空而起,也朝山门之外看去,惊疑道:“那小家伙引出什么来了?”
亿万豪门的替身媳妇
入骨相思知不知
老道士原地不动。
蒋天佑腾身跃上枣树,凝目看向山门之外。
王岩也跳上去,小声问:“师叔,发生什么事了?”
蒋天佑低声说:“似乎是问心路出现了什么变化。据说,问心路是开山门老祖的战斗伙伴一截脊骨所化,入圣门,就必须接受问心路的考验。只不过,后来问心路的能量消失,没有考验了,入门时走问心路,纯粹是一个象征性的仪式了。”
“那……是不是大师兄唤醒了问心路的强者残魂?”
王岩脑洞大开,大胆了问道。
掌门跟蒋天佑都看了过来,吓得王岩一缩脖子:“大师兄肯定不会搞破坏的。”
蒋天佑也跟着说:“是啊,掌门,殷东那小子不是个顽劣的,他就算对圣门有什么误解,也不会搞破坏,我以性命担保。”
“滚一边去!”
掌门拍开蒋天佑,对老道士说:“你起一卦,问问吉凶,如何?”
老道士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反问:“马上就有结果了,还有必要问吉凶吗?”
掌门坚定的说:“有,现在还来得及阻止。”
“来不及了!”老道士轻声说,说不出是欣慰,还是惆怅。
给殷东逆天改命的,是他,但现在一切似乎在脱离他的掌控,以后殷东会走到哪一步,能走到哪一步,他都无法预测了。
殷东跟窥天一脉的因果,要如何了结,他也不清楚,只能自我囚禁,把自己困在这座山峰上。
诸葛青云找掌门下令,禁止他离开山峰,实际上是他故意算计的。
网络黑手 网络黑手
这样一来,不管殷东跟窥天一脉发生什么样的碰撞,起什么样的冲突,他都能置身事外……是的,他能做的,只是置身事外,两不相帮!
师恩深重,窥天一脉栽培之恩,让他不可能背叛窥天一脉。
但,他跟殷东父子的感情,渐渐超越了一开始的设定,他不能再把殷东当个棋子,而是当成了亲儿子,小宝更是他疼到骨子里的亲孙子。
要他对付殷东父子,抱歉,他真的做不到,就算是恩师面前,他也一样会说“不”,但是他绝不可能为了殷东父子,就背叛窥天一脉。
目前形势下,殷东父子进圣门主脉,才是最适当的……吧?
老道士的想法,殷东不清楚,被贝壳大神接管的身体,正呆滞的望向问心路之内,一道虚幻得像风中残烛的身影,莫名的有一种熟悉亲切的感觉。
“龙帝?”
殷东下意识的吐出两个字,脑子里轰然一声巨响,显化出那一滴龙血所化的荒原血山幻像,从他眼中,映射到问心路上。
“本尊那么强大了,还是死了吗……”
问心路内,一道怅然若失的叹息声响起。
殷东蓦地明白,化为问心路的那一截脊骨,是龙帝之骨,而且一定是那条龙成帝之前,被取出的龙骨。
否则,就不会是一截脊骨化作一条问心路,而一滴血却化作了一座血山,蕴含无上威势,要不是他的混沌血龙,还真无法吸收那座血山。
问心路残余的一丝龙魂,主动跟他打招呼,一定是因为他吸收了那滴龙帝之血,但,打完招呼,它发现不对,就懒得理他了。
而他,听到龙魂传音,才会感到莫名的亲近。
殷东怔了一下,老实说:“龙帝有没死,我真不清楚,也许龙帝只是受伤了,一滴血洒到蓝星,被我碰到了。”
那一丝龙魂震荡起来,明显有些激动:“你也觉得本尊没死?”
殷东现在要是否认,就不是情商问题,是智商欠费了。
他很坚定的说:“强大如龙帝,一滴血,都那么恐怖,哪能那么容易死呢?”
问心路的那一缕残魂,欢喜了不到两秒,情绪又明显低落:“可是我为什么一直感应不到本尊?”
“没有感应,就是最好的感应。不然,让你感应到本尊陨落,就彻底没戏了。”
殷东随口忽悠道。
龙魂觉得好有道理,但它更忧郁了:“就算本尊没死,我也支持不到本尊回来了!”
凌凡听不到殷东跟那一缕龙魂沟通,但看他的表情,就能脑补出来。
他心念一动,尝试控制龙珠去感应问心路,就听到龙魂的感慨,插了一句:“前辈需要补充魂力吗,东子的龙元有滋补作用,我们还有补充精神力的能量块,前辈要看下吗?”
殷东闷笑。
顾文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感应到了,哈哈笑道:“凌哥,你这搞得像卖狗皮膏药的,要不要加一句,不好用,不要钱?”
那一缕龙魂感叹:“你们身上都有龙族气息,跟我主人一样。”
殷东笑着,伸手按在问心路上,掌心有龙元缓缓输入。
凌凡给了顾文一个白眼,取出一些透明的能量块,摆在问心路上。
“你们这两个坏家伙,都拿了好东西出来孝敬龙魂前辈,我没什么拿的,不是显得我没点孝心吗?”
顾文眼中精芒闪过,故意抓着头皮说:“怎么说,也是圣门老祖的战斗伙伴啊,我总得表示一下心意吧。”
凌凡吐了个槽:“死文子,你别那么磨叽行不?”
殷东也催道:“文子,搞快点,把树汁加星辰液,倒在问心路上,有龙血,也加一点,看看问心路还能不能吸收。”
要是能的话,龙魂强大了,他们哥几个在圣门之内,也算得到了一个强有力的靠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