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kn0i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笔趣-第二百五十二章:雨味鑒賞-h125g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小說推薦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福园酒楼‘雨’字号包厢安静一片,没有人声嘈杂,只有偶尔响起的手机拍照的咔擦声。
在包厢内中央摆放着一张水曲柳木的大圆桌,纹理直韧,花纹美丽的圆桌上铺着一层白得一尘不染的桌布,圆桌周围没有客人落座,而是站着三位身穿白色厨师服的意大利籍厨师,呈三角站位,手中各自拿着一柄银勺子,在他们身边手推式的小餐车上摆放着各式各样的食材和调料。
为首的年轻主厨先转身向不远处座位上的男孩微微鞠躬,在男孩点头示意后转身开始了接下来的“食演”。
在主厨的面前,白色桌布边缘上摆着由高脚杯装的各色调味剂,银勺子轻轻伸入黑色的调料杯里面擓上一些,又精准而快速地在巨大的白色桌布上画出了一条弧,在他对侧方向的年轻女厨师也严谨地跟着交叠画出一道反弧线,随后第三位厨师再跟身照做。
—————
香甜气味的黑色调剂在白布上一勺一画之间,洒出了道道优美的弧线交叠延伸成了鱼骨状,一鳞一羽勾得栩栩如生,三位厨师的配合流畅自如,让人想起了日本锤年糕的民间好手,木锤快起快落永远不会砸到搬动年糕的手,银勺在桌上纷飞起舞也从未撞到分毫,熟练与优雅的“画技”在桌布上落成了鱼跃龙门的景观。
有人鼓掌,于是包厢里响起了第一轮掌声。
楚子航坐在男孩的旁边,也轻轻地鼓掌,只是他的注意力不在餐桌上而是在面前的男孩身上,他张了张嘴想小声说些什么,又觉得有些不合时宜,只是男孩像是读出了身边人的心思一样微微侧头小声地说:“你想问的事情之后再说,这顿饭我有别的事情要做。”
楚子航微微一怔,目光也为之垂了下去,他也明白了男孩明白他想说的话,也的确是为自己而来的…没有了顾虑之后,他索性坐在了男孩身边安静地看着这奢侈不菲的表演。
鱼骨架成,再用白色调味剂点睛,淡黄色的甜酱刷涂点缀,在鱼跃龙门的周边点上水珠与莲花,巧克力粉末与调制好的香料依次洒在鱼骨中线,精心处理过的水果冻干和裹着食用金箔的巧克力球随意地洒在鱼骨上成为了“血肉”。
在作画完成时,整道菜色也完成了一半,随后银色器皿被打开,带着干冰白雾的硬壳甜品依次地摆放在鱼跃龙门上,三位厨师拿起银勺依次敲碎,甜品散落在各处,最后淋上少许甜料完成了这道巨型的餐前甜品。
“鱼跃龙门。”意大利主厨转身用不太正宗的中文,为椅子上的男孩报上菜名,“还请客人慢慢享用。”
包厢内掌声雷动,高二(1)班的学生们对这奢侈的“餐前甜点”挨个表示了自己的赞叹,椅子上的男孩也轻轻拍了拍手,三位主厨得到指示后收拾起了餐具,推着小推车离开了包厢。
“都坐吧,这道菜是福园酒楼的老板送我们的,趁热…趁凉了吃。”林年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靠近了桌边,看到干冰的冷雾还未消散的‘画作’说。
这下整个包厢才从刚才屏息观看艺术表演的安静中重归了热闹的气氛,议论声一下子就爆发了出来,大多都是称赞米其林厨子果然就是不一样的,拿整个铺满白布的餐桌当餐盘做的一道巨型甜品简直创意性拉满,这次聚会一开场就给不少人震慑住了。
“乖乖,大手笔啊。”徐岩岩凑在了桌边盯着云雾缭绕的大型甜品感慨,“这不出点血拿不下来吧?”
“贵的不是菜,是牌子,我记得不错的话这应该是Alinea主厨的招牌甜点,现在的门面应该开在芝加哥,这三位厨师里面最帅的那个我认得,就是那家米其林三星的主厨的学生…这甜品技术应该就是在主店里练出来的,听说近年他们被人请到内陆的酒楼来当主厨了,没想到居然就是这家酒楼。”有懂行的学生啧啧称奇,“这顿饭可是请大发了啊,要钱不管用还得有面子啊…真就是鲤鱼跃龙门吗?”
说着那人还小心翼翼地瞥了一眼不远处餐桌边上的林年,瞩目过去的目光多多少少都变得仰视了起来。
“真是舍得啊…光是这道开胃甜品就得接近五位数吧?”
騙過妳,愛上妳
“我靠,哪个土狗这么急,别先动筷子啊,让我拍张照啊!”
被骂土狗的路明非狼狈而逃,手里还端着个两个盘子,一个是自己的一个是给陈雯雯的,只是才跑到女孩儿跟前就被女孩一句呀,谢谢给端走了两个盘子,另一个落到了赵孟华手中…
包厢里二三十个人围着餐桌拿起筷子和叉勺对着这道菜下手了,林年只是稍微品尝了两块就退到了一边坐下,在他身边楚子航也端着餐盘慢条斯理地品尝着甜品。
‘爸爸’曾也是经常带他出入一些高档会所的,只是他对此没多大兴趣,可见得多了总会增长一些眼界,看见再精彩出色的东西也不会有失礼数,况且他今天来也不是冲着这顿菜来的。
“你迟到了。”楚子航想了想,还是跟林年主动拉开了话题…话术很生硬,配上他有些面瘫的冷脸颇有种兴师问罪的感觉。
“迟了三分钟,师兄还是那么准时啊,让我想起了以前在高中篮球部的时候,训练迟到多少分钟就得连着投中多少个三分球,失误一个就打回重来,直到投到封校就换去公园里继续投,你亲自守着,所以没人敢迟到。”林年轻笑着说。
无论相隔了多久,朋友总是朋友,一两句话就能拉回彼此的距离。
我的老公不是人 裟欏雙樹
“理由是什么?你也不是喜欢迟到的人。”楚子航眼神莫名的软和了下来,像是被勾动了往事的情绪。
“一大早其实就下飞机了,只是开车来的路上遇见了些事儿耽搁了一下。”
“出车祸了?”楚子航转头上下好好审视了一遍林年,关心程度介乎于听见儿子受伤的老妈。
“没…但差不多。”林年随和地笑了笑,眼底却一闪而逝过一抹狠厉,“事情已经解决了…就是废了点功夫,很大的功夫。”
楚子航凝视着林年,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见到这个男孩了,莫名地觉得对方陌生了起来,在身上少了一股当初的平淡多了一些陌生,更多的是那身上一股令他异常熟悉的气味…
…雨味和血味。
“不说路上的事情,就算遇到了意外也处理完了,现在的我很好,顶多就是有些后遗症。”林年摆了摆手语气平淡了下来,垂了垂首掩盖眼中的不适感。
后遗症…?
尽管有诸多疑问,可见林年摆手不想再谈了,楚子航就了停止了追问,吃下了最后一口甜点,放下了勺子和干干净净的餐盘转移了话题:“这顿饭很贵。”
“应该吧。”林年深呼吸了几次抬首看向白布桌前气氛热闹的老同学们不置可否,注意到他视线的无论是男生还是女生都热情地还以笑容打招呼…这股情绪是曾经不曾有的,多了分热情,也多了分陌生。
七擒麻辣少奶奶 寫出壹心人
林年脸上也没有喜悦,只有平静。
“我以为今天是你请客。”楚子航看向他,毕竟请客的人是应该知道价格的。
“是也不是。”林年摇头。
“如果需要的话,我这里可以…”
“不,我的意思是…有人报销。”林年咳嗽了一下小声说,“公差,阵仗排得再大也轮不到我出钱…”
楚子航恍然地点了点头,眼里的林年再度变得熟悉起来了,最后一点陌生也消失不见了。
“再说了,我这次回来可不是突然兴起。”
妳是我的掌中寶 逗比大蕙
“我知道,我去过你以前住的地方,那里已经换主人了…”楚子航沉默了一下,“你不是喜欢人前显圣,出风头的人,这次回来你不是来衣锦还乡的,你是为了更重要的事情而来…一些不好放在明面上的事情。”
林年讶异地看了他一眼,这次轮到他上下审视了一遍楚子航了,在这时不远处路明非端着餐盘盯着这边小跑着朝林年走来,可路上却像是忽然绊到什么似得摔了个跟头,手中的餐盘啪一下就飞向了两人这边,如果没有意外的话餐盘里的甜点会直接糊在其中一个人的后背上,场景会很难看。
只是在路明非脸上还没露出大祸临头的表情时,楚子航就发现了这个意外,只是微微侧身就躲开了餐盘,抬手又十分自然地稳稳接住了盘子以及里面的甜点,整个过程看起来顺畅无比,只是看见的人很少没有引起惊动。
“小心点。”楚子航将餐盘递给一叠声道歉走来的路明非轻声提醒。
“喔…喔…”
林年把这一切看在眼里心中有了考量,在楚子航转身的瞬间伸手向他的手腕,后者没来得及避开被稳稳抓住了手腕。
楚子航下意识想挣脱却发现扣住自己的那只手简直像是铁钳,他的力气传递出去尽数被吸收掉了没有任何反馈。
九天魔祖
但从力量上来看…B级?
不…应该更高一些…介乎于A级的边缘?
異界眾生相之麟願 君遷子
林年感受到手腕上那瞬间爆发出来的一抹力量眼中露出了一抹明悟,他松开了手把淡笑着看着面前的大男孩问:“什么时候的事情?”
楚子航怔了一下,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林年见他的反应又点了点头:“还什么都不知道么…也好。”
“你在找卡塞尔学院,我可以带你去,说实在的现在我忽然才反应过来,你天生就适合那个地方。”林年说。
“…那入学条件是什么?我听说卡塞尔学院的面试很严格。”楚子航在得到林年正面的回复之后,整个人都放松了些许,面瘫的冷脸也仿佛融化了许多,多年以来的沉闷和压力也随着融化的雪水流逝了。
“入学条件对你来说没有问题。”林年淡笑着说,“也不需要问为什么,我说你没问题,你就没问题。”
“可那所学院不是普通的地方。”
“是不普通,但你也不普通不是吗?”林年直视楚子航说。
“你是指…”楚子航话说到一半忽然噤声了,转头看向了一旁端着餐盘一直没走的路明非,这小子从跌倒后就一声不吭地杵在了他们身旁。
枕上婚色
“你们聊…你们聊…我就路过…”路明非在忽然被楚子航的视线凝聚后脸上立马涌起了尴尬,浑身像针扎一样难受转身就走。
“喂!”
沒錯我是醜女那又怎樣
他迤迤然地后退准备离开,但却忽然被叫住了。
路明非转身过去还没反应过来,怀里就多了一张又薄又硬的东西,低头一看居然是张正版的PS3游戏盘,辐射3年度收藏版。
他抬头看向林年愣了一下,林年只是对他轻轻笑了笑:“说好的给你带的礼物,先拿着吧,一会儿再找你聊。”
“……”路明非愣了好一会儿,才低头龇了龇牙露出了个不怎么好看的笑容,把盘收好了转身离开时嘴里还嘟哝着,“我靠,留个学而已,真就换了个人啊?不行,那看来我以后也要去美国留学…”
“这次回来我为了两件事,一件是关于你的,另一件事不方便说。”视线从路明非身上撤去,林年又转向了面前的楚子航。
瘟疫刺 理千愁
“…任务?”楚子航忽然说。
“对,任务。”林年承认了,看向楚子航也有些意外,“我们知道你调查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学院,但我还是很好奇你到底查到哪一步了?”
“没查到多少,你们学院信息封锁得十分彻底…但我昨天遇到了你的校友,卡塞尔学院的校友。”楚子航说。
“我的校友?”林年轻轻皱起了眉头。
“她说她叫万博倩,她称你为他们的…执行部王牌?”楚子航抬眸看向林年,想从这个小自己一些的男孩眼中看出点什么东西,可在那双眼里他看见的只有释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