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小说 漢當興 愛下-第四十七章 坑殺無算相伴

漢當興
小說推薦漢當興汉当兴
看着蒋琬对这茶汤倒是一副很享受的样子,刘禅大大方方把这些都给了他,反正自己喝不习惯扔了也是浪费,给蒋琬品尝喝下去总归没让人白煮这一捧茶饼。
今天他命蒋琬召集那些个世家豪族的家主赴宴,本身便是打算从其中挑出来一批人留下,整个益州内的世家若是都杀光了,那才是一件麻烦事,刘禅再心狠手辣也做不到那种程度。
而且说是为了吴家考虑,那也不是什么假话。
整个益州内若是只剩下一个吴家,恐怕纵使吴家再怎么亲近老爹刘备,再怎么规规矩矩的,到最后的下场也好不到哪去,这可能就是一枝独秀过于出头的坏处吧……
在蜀郡内这些世家豪族眼中,蒋琬今天是搞出来一场不大不小的闹剧,甚至很多人都真的以为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蒋琬在打着刘禅的旗号做事。
但人与人是不同的,一群笨蛋里面也同样会有一些脑筋灵光的存在,哪怕益州本土世家中的领头羊李家已经被刘禅给宰了,吴家又是坚持的跟紧刘备的脚步,这些其余的世家豪族实际上论说根基与吴家和被灭掉的李家差了还是有些距离。
但蜀中这地方,天生的养人之地,缺少战乱是和平旧持,中原北地的世家风云变幻,可能过个几十年乃至上百年就会换上一茬,但到了蜀中这片,数百年的世家还真有那么一些,虽然可能出了蜀这些世家的名头就没用了,但在这一亩三分地上他们还是有点本事。
毕竟若真没有什么本事人脉的话,这些世家豪族也做不到偷偷摸摸的在暗地里私铸仿造官家制钱,也不可能有那么大的胆子去犯这样的杀头大罪,说到底不还是在自己的地盘上底气足手段多的缘故吗。
只不过这些世家豪族却还没有发现,以前的益州之主不管他们甚至于是同流合污,那是在天下未乱还有主弱臣强的局面,当初刘焉初入蜀中的时候也是强硬着杀了一批,却也并没有赶紧杀绝,归根结底那时的天下还没有彻底乱起来。
而轮到刘璋时,其人能力不行心气也弱,本身就不强势故而就是放纵这些世家豪族随意施为,直到如今的刘备执掌蜀中,如此一来这些世家豪族若还遵循着以前的习惯,拿旧的尝试去试探新的规矩,这跟找死又有什么区别。
也许是这么多年膨胀过度了,也许是早就习惯了没有人可以管束的生活,这些个世家豪族哪怕是在被刘禅警告了几次之后依旧我行我素,若非如此刘禅也不可能如此痛快的便想要对他们举起屠刀!
真以为刘禅是个弑杀之人?
这话简直就跟开玩笑一样!
要不是这些世家豪族做的太过分,甚至有的时候都是毫无底线的行事,极大的损害了老弟刘备跟益州的利益,刘禅才懒得搭理这些目光短浅的家伙们。
须知这年头世家豪族乃是时代的产物,将这些人杀光了也一样会有后来的世家豪族出现,更迭不断始序不停,这是刘禅根本就改变不了的事情。
甚至哪怕他将来坐到了那最高的位置上,恐怕也只能是尽自己最大的力量去对这些世家门阀做出限制,而不可能是将这种体系从世间彻底的消除掉。
有人便有家,有家便有传承,现在自己二叔三叔他们这一代过去了,那往后不也一样是张家和关家流传,这种简单的道理刘禅不是不明白,所以他对世家的态度虽然不怎么好,却也没说彻底要将这些人全都坑杀干净。
但关键时刻当行非常手段,这些人之前就敢私铸钱币搅乱商业,那通敌卖国也就算不得什么了。
眼下正好老爹给了自己借口,刘禅若是不好好将其利用起来,那就真是浪费了这么好的一次机会!
聪明人来找自己那就给一条活路,但是代价却也不小。
而那些仍然被蒙在鼓里自以为安然无恙的家伙,其生死如何可就不管刘禅什么事了,毕竟他本人可是连左将军府都没有出的,外面发生的事情难道还要和将军府的人扯上关系不成?
…………
今天在一品楼上反应激烈的张家家主,还有他熟悉的几位世家家主是都聚在了他张家府宅里面。
这些平日里都是益州内有头有脸的人物,现在却是一个个沉着脸面色难看的厉害,说不上是家破人亡但却也相差不大了。
没办法,刘禅狮子大开口索要的价码那叫一个夸张,其单纯的换算成数字摆出来,就足够让这几家的家主看着心底直冒寒意双股打颤。
然而就这样还不是刘禅强烈要求的,反而刘禅对这些人给不给出代价一事从来都是持可有可无的态度。
愿意花钱卖命那自然可以,倘若不愿意也不强求,大不了你们就是跟着大部分人的人一起玩完不就得了。
至于留下一些世家来作为代表,一面是安抚吴家一面也是维持益州内的稳定这种事,刘禅也没说非必须要他们几家,这个名额可以是这些人自己争取的,但同样也能是刘禅强行点定的!
到时候哪怕是没有聪明人站出来卖命,刘禅也大可稍稍的从指头缝里面漏出来那几个,掏空了家底之后让他们继续存活着,如此不也是顺理成章的达成了目的,而且说起来这种故意留下来的世家还应该是比他们几家更好掌控一些的。
也正是对此一点想的明白,以张家家主为首的几家才没有各自散去,也没有谁说是事后反悔,反而有一个算一个全都打定了主意花钱卖命,绝对不能让刘禅给踢出局就对了,不然的话他们家族传承还如何。
当然,这些人也不是没有想过反抗,毕竟束手就擒可不是他们的习惯,再加上这些年来在益州内风光惯了,突然之间要说变会到紧衣缩食的日子,那换了谁都不可能答应。
然而当这几位家主见到刘禅身后的邓艾时,什么小心思就全都没了,一点都不带有的!
邓艾其人在天下人眼中自然是不算什么,可是在益州本地那确实声名远播的存在。
但一个军师诸葛亮的弟子这一点上,就足够这些世家豪族中人重点关注了,再加之邓艾后来被派到了南中,将南中那些个不安分的豪族和蛮夷部落杀了个七零八落,这等凶名比之刘禅都要更甚几分。
现如今此等凶人都被突然召集回了成都,而他们这些所谓在益州内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世家豪族家主们竟然是一个都不知情,这等再明显不过的提示张家家主等人要还是看不懂那就是真的蠢了!
老老实实的认命,规规矩矩的听话,拿家底来卖全家人的命,如此一来当可抱得上下平安,而且还可以继续在益州内发展,甚至在少了一大批竞争对手的情况下,家族本身还能够有继续壮大的空间。
如此算下来,舍了眼下的利益而换取了将来的机会,这笔买卖倒也不是特别的亏。
这一点张家家主等人也不是想不明白,但这人突然之间就从高处跌落下来,而且以后还要一直小心翼翼的不能再触碰《蜀科》的底线,这种巨大无比的落差感在心里始终是很让人难以接受。
所以现在他们摆着一张臭脸各自心情不忿也是自然,但哪怕脸色再怎么难看,也没有谁说是主动离去。
这几家已经跟刘禅达成了约定,近几日便是老老实实的在张家待着,并且通知他们各自的家中不管外面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乱动,有此前提下才是合作的基础。
刘禅可以这般保证,但若是有哪一家想要暗地里搞些什么事情出来,那也自然不能怪刘禅不遵守约定了……
看出来情况的聪明人被圈禁了起来,仍然膨胀被迷住了双眼的家伙们却依旧是我行我素的样子。
要说让这些人真的来找刘禅对峙,他们也不可能那么傻,反而都是各自在打探消息,等到彻底确定蒋琬就是在以权谋私的时候,他们再跳出来找借口打击报复才是正常。
与此同时,这些家主又在不约而同的大肆收购零散的粮食,积极的再往自己家中屯着。
倒不是这些家主觉得天灾什么的要发生了,而是蒋琬的话点醒了他们。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前线要粮这件事十之八九是真的,借着这个机会大肆囤积一批粮食,然后高价卖出那岂不是可以大赚一笔!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等巨大的利益诱惑下,很多家主在宴席之后便是联系了起来,互相合力开始收购市面上的粮食,意图借此机会让他们各自的家族赚个盆满钵满。
也有人想要去找张家家主几人一起,但却无一不是吃了个闭门羹。
若是在寻常时候,这种事说不定还会引起别人的注意,但是在眼前这等巨大利益的迷惑下,这些家主也就下意识的将异样给忽略了过去,转而一门心思的在往坑里面蹦!
可他们只顾盯着坑中那好似真实存在的亿万财富,却下意识的看不到站在坑边上一脸笑意的刘禅,正用看向死人的目光看着这些前赴后继的世家豪族……
自从蒋琬那件事过后,到今日已有五日。
而刘禅这五天里什么也没做,就是静静的在府上等着,等待越来越多的猎物自己往坑里面跳,等待这些世家豪族联系更多的人,也同样是在等待自己的部署一点点的到位。
蜀郡的世家大致上便可以代表整个益州北部的世家,而男中的那些人在雍家被刘禅灭掉之后就变成了一盘散沙,再加之邓艾的一番杀戮过后就彻底的不成气候,远用不上刘禅再去算计什么。
所以刘禅这次准备坑杀的世家就是益北诸郡内的这些,由大及小由蜀郡辐射整个益北。
倘若在当日他便立即动手,一来是还缺少了一定的名目,而来坑杀的世家也只不过是蜀郡内的这些,各地郡县中的豪族地方宗族之流却是能够逃过一劫。
然而多出来几天的时间,不仅能够让这些人更加疯狂更加肆无忌惮的去逾越蜀中法律的底线,又能够让更多人的自己往坑里面掉,还给了刘禅不少的准备时间可以让这次的计划以致完全。
如此一举多得,刘禅又怎么可能在半途便是破坏了计划,这种不用自己动手那些人就已经帮着刘禅找好了借口的事情,自然是越多越好的啊!
五日已过第六日清晨,刘禅这次没有命人煮茶,反而是在院中摆上了一桌火锅。
这冬日将至秋风末晚的时节,自然是要来一场火锅去去寒气的才好!
夹起肉片伸到了锅中,刘禅眯着眼睛透过蒸腾的雾气轻声说道:“是时候了。”
站在刘禅身后的邓艾闻声躬身应道:“诺!”
而在一侧静立的蒋琬却也是垂首低眉不曾言语,今天的成都,今日之后的蜀中,注定是要充满血腥味的。
就好似刘禅眼前的这盘新鲜的羊肉,鲜红的纹理清晰可见,淡淡血腥膻味稍显刺鼻,可是这入锅出锅走个过场之后,就从生肉变成了一片香喷喷的美味一样……
邓艾从南中被秘密调回到成都,这是刘禅早就定好的事情。
论辈分是自己师弟,论年纪是自己师兄的邓艾邓士载到底有多厉害,从南中这些年的状况跟那些传闻,就足以证明一切了。
而相比其人知道的浅薄,刘禅可是清楚邓艾在历史上的厉害之处,这般未来的大汉良将若是一直沉浸在南中这片地方那该是多浪费。
真正让邓艾施展拳脚的场所应该是在北边,是雍凉是司隶乃至于中原大地上!
刘禅把邓艾从南中秘密的调回来,一来是想要用他来完成自己的计划,二来便是用完之后给老爹送过去。
老师诸葛亮把这个弟子给扔在了南中没管,看起来是有些历练保护的意思。
但做师兄的刘禅却清楚,南中的历练始终还是小道,真正能够让邓艾飞速成长的地方,还是要跟曹军正面交战的战场之上!
等到蜀中这些世家豪族的事情处理差不多了,刘禅就打算把邓艾给打发到汉中去,顺便把老爹要的钱粮给捎带上。
这样一来是让邓艾早些有机会更快的成长,二来说不定他这一手闲棋说不能还能够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呢!
要知道如邓艾这般有能力但却声名不显的存在,才越是会让曹魏的将领心生轻慢,到时候邓艾可以发挥的空间不就是越大吗。
甚至如邓艾这般情况的人在蜀中也是不少,乃至于独领一军的魏延跟黄老爷子,实际上在曹魏众将的眼中,也不过是一老卒和无名之辈罢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