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電視劇裏一個能打的都沒有》-第四十七章 紅子讀書

電視劇裏一個能打的都沒有
小說推薦電視劇裏一個能打的都沒有电视剧里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拳坟之下。
风、云与绝无神、拳痴激战正酣。
雪饮和无双两大绝世神兵相互配合,兼之两人无与伦比的默契,所绽放出的威力,硬是逼得绝无神难占上风,纵有拳痴相助,也暗感吃力。
接连不断的砰然声响中,但见四人刀剑拳脚往来,行招愈发迅疾,竟逐渐摆脱肉眼捕捉,化为一团眩目昊光闪烁不停,更不断有气劲翻涌扩散四周。
令在场残存的一众鬼叉猡,虽有心想要帮忙,却根本无从靠近。
“两个小子的兵器难缠,再战下去恐怕对我不利。”
绝无神心存顾忌,面对刀剑锋芒,出招之时束手束脚,脑海中同时心念飞转。
下一瞬。
他猛然攻势一变,陡提全身功力,以双拳护腕重重砸下,分别硬撼袭来刀剑,如山如海的劲力,伴随‘铛铛’两声,顿将聂风和步惊云震飞出去。
不等两人有喘息之机,绝无神身形急掠,紧追而上,双拳再度挥出,雄浑气劲勃发,轰然直取两人胸口中门。
拳劲似潮涌扑面而至。
聂风和步惊云人在半空,避无可避,间不容发之际,唯有各自将兵刃横挡胸前。
铛!铛!
锋刃铮鸣,在巨力之下震颤连连,两人亦受影响继续向后抛飞出去,更觉手臂一阵酸麻,险些兵刃脱手。
但在绝无神这二次出手之下,两人心中已有防备。
借力后退的同时,聂风骤然身形一转,展开绝世轻功来到步惊云身后,左手单掌抵住对方背门,真气瞬间连成一脉,立时将拳劲化消,于十余丈外飘然落地。
“受死吧!”
绝无神吼声如雷,又再凌空扑杀而来,凝聚毕生功力的一式‘杀神’,拳劲滔天。
眼见敌人步步紧逼,聂风和步惊云不敢大意,雪饮、无双一劈,一刺直迎而上。
这看似简单的一招,却实则已融合两人一身所学之精华,暗含无形无相,无常无定之真意。
轰!
拳劲与刀剑之气相互碰撞,恍若平地惊雷。
旋即,就听绝无神怒吼一声,周身所穿盔甲竟而分崩离体,四散飞出。
聂风和步惊云亦被震退处数丈之外,气息一阵激荡翻腾,见此情形,便欲行招再上。
可就在这时,两人猛觉一股强大的吸摄之力传来,猝不及防之下,手中刀剑瞬间脱手飞出,露在了不远处的高台之上。
“哈哈哈……小子,你们中计了。”绝无神放声狂笑,趾高气扬的忘乎其形。
此地名曰——‘卸甲台’。
那高台之上装有一块巨大的磁石,作用便是让来到这里的人,丢掉战甲与兵器。
适才,绝无神的盔甲其实是他自行脱下的,为的就是将风、云二人逼到这里,以免自身遭受磁石影响。
刀剑被夺的刹那间,绝无神随即发难,‘杀绝’出手,裹挟猛烈罡风,劲若奔雷,沛不可挡。
与此同时。
拳痴也追踪而至,挥出刚猛拳劲,直击风、云后背要穴。
聂风和步惊云昔年在雄霸手下,征伐四方,久经战阵,心性之沉稳远非常人可比,此刻身陷险境却是虽惊不乱。
倏尔,风起云涌。
聂风施展‘捕风捉影’的超绝身法,狂风般掠至拳痴背后,快指如电,顷刻间连封对方七处大穴,令其再动弹不得。
步惊云顺势而动,双掌一翻,‘乌云蔽日’出手,周身猛然散发出一阵浓厚的黑气,借着聂风带起的风劲迅速扩散开来,如同乌云天降。
云气飘渺,似有若无,变幻于虚实之间,不断将‘杀绝’拳劲消卸。
绝无神只觉仿佛身陷泥潭,错愕一瞬,又觉脑后生风,紧跟着便是一连串的剧痛传来,眼冒金星。
却是聂风的风神腿袭至,以快绝无伦的速度,在其身后连发了数腿。
步惊云亦使出‘云踪魅影’,身形飘忽来至绝无神一侧,趁他被聂风踢中之际,一式‘排山倒海’重重拍在了他的脸上。
“混账!”
绝无神不料二人失去兵刃后,竟还有如此战力,不由气急败坏,怒喝一声,体内真力轰然爆发,强忍痛楚,双臂上下翻飞,连消带打,将两人攻势卸开。
“臭小子,去死!”
绝无神的功力终强于两人,趁两人被逼退的空隙,一记重拳出手,登时将步惊云轰飞出去。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旋即,又见他回手一扯,抓住了聂风再度踢来的脚腕将其掷出,跟着又是一拳隔空击出。
“噗——”
聂风不及闪躲,中招之下顿时鲜血狂喷,身体更如炮弹般向步惊云飞射而去。
步惊云同样嘴角溢血,见状不禁大惊,连忙起身勉力将聂风接住。
绝无神不等两人站稳,瞬即又再逼至近前,十成功力的杀拳出手,劲如雷霆霹雳,誓要让两人粉身碎骨。
砰!
双拳应声击在风、云胸膛,但绝无神却大感不对,非但拳劲被卸去一空,自身内力更如江河决堤,狂泻而出。
震骇间,他定睛看去,赫见两人背后多出了一个人,俨然正是无名。
‘剑冲废穴’的功夫,不但帮聂风和步惊云化去杀拳劲力,还把绝无神的功力纳为了己用。
无神绝宫岛外一里的海面上。
天皇那艘华丽的大船,不知何时到来。
甲板上。
天皇坐在棋盘前,手中捻着棋子,面带思索之色。
波涛翻涌,一艘小艇突然破浪疾驰而至,不等停稳,艇上之人便急不可待的纵身跃上了巨船。
“禀陛下,事情有变,他们并未依计行事……”来人正是火狼,他详细的将任以诚等人进入无神绝宫后的动向告诉了天皇。
“无妨。”天皇摆了摆手,气定神闲的模样,似是早有所料。
幻圣一心从暗处缓步迈出,双掌合十,感叹道:“好厉害的绝无神!
他故意让拳道神之子替他抗敌,只要此人不慎死于中原人之手,便有了让拳道神出手的机会。
到时双方两败俱伤,绝无神便可坐收渔翁之利,只是如此一来,局势恐将对陛下的大事产生影响。”
“不必担心,这盘棋无论是黑子还是白子都在朕的掌控之中,而且,朕还有这些红子。”
天皇神色淡然的看着眼前的棋局,言罢猛地一挥手,袖口中倏然飞出十余枚红色棋子,呈包围之势向棋盘落去。
但就在红子将落未落之际,一股劲风突然席卷而来。
“噗”的一声,红色棋子竟齐齐化成了齑粉,撒落在地。
“你这老鬼果然没安好心。”
闻听此言,天皇神色陡然而变,再不见方才的从容淡定。
目光循声望去,就见海岛方向一束粲然流光破空飞至,落于甲板之上,现出了三道人影。
“任公子,你……”火狼骇然失声,眼前之人实不该出现在这里。
任以诚松开了手中的于楚楚和皇帝,迈步上前。
“常言道,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天皇老鬼,你这艘船我征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