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r53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棺山太保》-第五百二十三章獨眼魔猴推薦-mzrdj

棺山太保
小說推薦棺山太保
那是一只浑身上下漆黑无比的猴子。
它有着一双小短腿。
但手臂则是正常小孩子的手臂,只不过是略显干枯。
这黑色的猴子有一颗大脑袋,足有小孩皮球般大小。
最为让人感到不可思议的不是他的体型而是它的样貌。
这浑身黑色的猴子它只有一只眼睛。
眼睛下面是鼻子,鼻子下面是嘴。
嘴巴张开的时候,会露出一排尖锐的牙齿。
让人一眼看去便能记住一辈子。
“咣……!”
胖子直接被摔醒了,揉着脑袋就从睡袋里面爬了出来。
我看着胖子醒了,直接冲着胖子喊了一句小心。
因为那只被我带出来的黑色独眼猴子,此刻正准备吃了胖子。
琉璃淚:帝王癡愛
虽然它的嘴巴张大也并没有多大。
但我丝毫不怀疑,胖子防御力,在它那尖锐的牙齿上面能坚持多久。
因为这种事情我们早已经商量过了。
花间物语 浅草夏木
虽然没有细细说明,但胖子还算比较机智。
在我喊完之后,直接一个懒驴打滚,滚到了一边。
抬起头看到那猴子的时候,直接大喊卧槽。
“阳哥,这什么玩意?”
“沙漠里怎么有猴子呢……?”
“少废话,别用秘术,以暴制暴……!”
我说完直接抄起我的镇棺尺就打。
既然不能用秘术,那自然就只能肉搏了。
毕竟大家也没有什么途径能搞到现代武器。
不然就这点小怪物,随便扣动几下扳.机就全部交代在这里了。
胖子答应了一声,直接从自己的裤兜里掏出一把匕首。
这匕首足足有手掌长度,就那么被他放在了裤兜里面。
他也不怕翻身的时候,把自己给咔嚓了。
三处战场,三人分别对抗七八只猴子。
最后的结果便是齐刷刷地死亡。
胖子的身上也没有挂彩,主要是因为穿得比较厚。
而诺天言也走了回来。
当看到我们四周那满地的尸体以及已经数不清有多少只断手的场景皱了下眉头。
说了一句:“鬼窑”便离开了。
等我们再次聚在一起的时候,已经是换了个地方。
胖子这才询问冷月如这是什么玩意。
冷月如道:“独眼魔猴,曾属于夜郎国饲养的畸形猴子,后因战乱,吃人肉喝人血,就成了这般模样。”
“对付它们不能用任何带有任何法术性质的秘法,否则会引起骚乱,后果不堪设想。”
随着冷月如的诉说,我仿若看到了冷月如与冷月华两人经过这里,不知道情况下出手伤猴。
最后,导致两人直接分散。
在西域的历史上,有很多不知名的国家,这夜郎国便是出自这里。
所谓夜郎自大,指的就是这个弹丸之地的迷你国家。
其国家规模大小,与现在社会的一个县城差不多,甚至还不如。
至于这独眼魔猴的确是属于夜狼古国的产物。
不管曾经这猴子多么无害,但经过千百年的演变,这猴子已经成为了不详之物。
天诛变之封印狱帝
不详到何种程度,如果不是亲身体会,哪怕是身为风水师都很难相信一只畜生能有这本事。
之所以被称为魔猴,自然是与它脑袋上的那只眼睛有关。
它的眼睛只有在受到刺激的情况下才会真正的睁开。
换句话来说,这独眼魔猴是有两层眼皮的。
在正常捕猎,捕杀的情况下它们都是睁一层眼睛。
因为常年在地底深处,所以对光线也十分地敏感,甚至讨厌。
從忍界開始做遊戲
这也是他们最为不危险的一种状态。
而一旦遇到强烈的光线,或者动用法术之类的秘法。
这会导致独眼魔猴彻底地睁开自己的猴眼,而这只猴眼则有双瞳。
一只眼睛,两只瞳孔。
当它睁开眼睛的刹那,只要与之对视的人,都会产生精神错乱的感觉。
但意志力好的情况下则没什么太大的问题。
可问题也恰恰出现在这里。
这独眼魔猴它不是独居的,而是群居的。
一旦有猴彻底睁开眼睛,那么附近所有的猴子都会像受到威胁一样齐刷刷地睁开眼睛。
并且向着非它们族类的任何物种看去。
试想一下,被上百只独眼魔猴盯着看的状态,那是一种怎么样的体验。
就算你闭上眼睛不去看都不可能。
因为那些独眼魔猴的凶性,以及灵活程度跟普通猴子基本上没什么两样。
而冷月如与冷月华两姐妹就有幸体验过一次被万众瞩目的场景。
而我也在此时此刻,知道了冷月如的夜眼也是在这一刻,开始加快速度产生异变的。
用她的话来讲,这是感染了,不然也不会在这个年龄段复发。
她讲得很简单,也很简练。
但就凭她寥寥数言,我的脑海中便出现了这样一幅画面。
两人不知道这是何物,遇到袭击自然是反击。
可随着反击越来越强烈,越来越多的猴子冲了上来。
然后两人使用了风水秘术,或者阴阳法术。
最后直接引来了魔猴的最后爆发。
而当胖子听到冷月如说冷月华杀了一只猴王的时候,就差点直接跪下了。
天之进化录
“我去……”
“你姐姐那么猛的吗?”
“你们竟然能从这么一群畜生包围圈中杀出重围,还宰了他们的猴王?”
冷月如点了点头道:“当时那种情况,如果不杀猴王,我跟姐姐都要死在这里。”
“更别说只有猴王的脑袋才能震慑住他们,我才能有命活下来……”
胖子听闻赶忙问道:“那这么说,咱们今天遇袭,根本就是必须有的,因为你刚才说了这些畜生记仇……!”
冷月如点头道:“当然,我们杀了他们的猴王,自然会记恨我……!”
我跟胖子想的问题不一样。
他的角度在这里,而我的角度在另外一个方向。
“月如,你拿着猴王的脑袋走了,那冷月华呢?”
“我去,对啊……!”
胖子一拍自己的脑袋瓜子道:“你拿着脑袋出去了,你姐呢?”
“还有你把那猴王的脑袋不会随身携带的吧?”
诺天言也看向了冷月如道:“月如姑娘,你姐怕不是……”
冷月如直接打断了诺天言的话道:“我姐没死!”
“我后来见过她,但那都是好几天之后的几百公里外的死亡之地了。”
不知为何,冷月如说这话的时候,我身上有种不安的感觉。
而他说的这件事情,也正是我刚才所疑惑的。
如果他们两人都受到这独眼魔猴的注视,那么都算是中招了。
冷月如姐妹的招子眼都受伤了,但他们却杀掉了猴王。
冷月如出去了,那冷月华呢?
冷月如看了看天上高挂的月亮与繁星。
沉默片刻道:“我姐她消失了。”
“她就在我的眼皮注视之下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