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小說 浮雲列車笔趣-第六百一十四章 巫師的目的(三)讀書

浮雲列車
小說推薦浮雲列車浮云列车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通过火种,凡人得以操纵神秘。”一道闪光掠过缝隙,在伯纳尔德的影子前消失。“但这只是最粗浅的理解,诸神没对此作出解释,我们的祖先也在无知中度过漫长岁月。他们本能地使用魔法,没准正因如此,当他们看见猴子拿石头敲击坚果时,才会赞扬它们的聪明才智,将它们视作同源亲戚。”
“化石和地质学能证明我们源自同一流域……”佐曼低声抗议。
“也就是说,除此之外什么也证明不了。讨论生命起源我有更博学的对象,佐曼,你现在闭嘴对我们都有好处。”斯特林毫不留情地驳斥。
“谢天谢地,我对生命起源一无所知。”女人表示,“你的废话要说到什么时候?”
“非得我提醒你?要是你们有这个能力,大可以在见面的时候就上来阻止我。”不知巫师做了什么,雷戈听见一声哀嚎,尖厉刺耳,仿佛就在脑子里炸响。他差点跌倒。
“不,古尔沙!”闯进屋的女人也开始尖叫,“快停下,该死。那是什么?”
“不过是把椅子。关键是魔纹。引导魔力的电流会自下而上贯通,产生神秘立场。不,这不是拷问用具。太奢侈了!它能够大幅增强魔力对身体细胞的正面影响,绝大多数人没资格使用。”
雷戈居然听说过这类神秘物品。在剑术大赛前,水银圣堂就在比赛场地四处寻找买家。巫师们声称魔纹制造的神秘立场可以替代木桩和训练场,从此骑士们的锻炼能在室内完成,不受天气影响。结果第二天审判机关就将这些巫师关进地牢,并挨个追回他们售卖出去的神秘物品。
根据八卦,禁止销售的原因是某位贵族将其使用在床上时,因抽筋而得了中风。雷戈听见这玩意“锻炼身体”的原理,不禁感到一阵寒意。
“他要是躺上一百年,没准就能将我的实验室夷为平地了。”伯纳尔德说,“唯一的机会是立刻逃走。毕竟,我没见过第二个能在魔纹停止运作后两分钟内站起来的神秘生物。这是个比较难熬的过程,但痛苦不过是幻觉,获得的提升才是现实。不是还有野蛮人崇拜图腾与幻觉么?”他的语气完全不像是说笑。“你们愿意合作的话,我会考虑提供使用机会。”
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浮雲列車 愛下-第六百一十四章 巫師的目的(三)閲讀
好看的都市小说 浮雲列車笔趣-第六百一十四章 巫師的目的(三)看書
都市言情小說 浮雲列車笔趣-第六百一十四章 巫師的目的(三)展示
“要是你真心邀请,就把这东西砍成碎片。”女人叫道。
“感受真理需要付出代价。”
“还不能用钱?奥雷尼亚的货币价值还真对得起它的汇率。不。听见我说的话没?不。我们不在乎你的真理。”
他们的谈话到此结束。雷戈已来到门前,听见撞击和尖叫,钢铁刮擦,刀刃凌乱地反射烛光。幸好房间比走廊更明亮,否则他的影子一定会泄露行迹。他注意着一道矮小、细长的阴影,等它遮住缝隙时,雷戈猛打开门。
一个阿兰沃精灵正背对着他,因剧烈活动而喘息,丝毫没有防备身后。雷戈一剑刺进她的后背,深红的血瞬时浸没衣料。他接着拧动剑杆,力求将伤害最大化。雷戈本以为这一下造成的痛苦将远比巫师的神秘物品强烈,但女人仍勉力移动身体。她甚至没尖叫。更多鲜血从她的肩背冒出来,随之滑出的还有雷戈的剑。不过她再不能做任何事了。
“干得漂亮,雷戈。”伯纳尔德·斯特林开口。他面前来回飞舞着片片金属,它们打磨成银白色,边缘锋利如刀。先前,正是这些怪东西抵挡住了初源们的攻击。“但怎么是你?”
千万小心。“我听见下面有动静,大人。”雷戈撒谎道,他没提苍之圣女的情况。“这是什么人?”
“和那三只夜莺一样。”斯特林的脸色阴沉下来,“少问东问西,你的长官上哪儿去了?”
“他在审问俘虏。我们抓住了投毒的人,他们通过联通的水井把毒物送入庄园。”
人氣連載小說 浮雲列車 ptt-第六百一十四章 巫師的目的(三)相伴
“好像我不知道似的。那水妖精的主人是谁?”
“施蒂克斯·雷欧弗列克。他曾是玛朗代诺的宫廷乐手,后来因冒犯皇族被流放。”
“原来是他。”乐手的大名居然连伯纳尔德也有所耳闻,“我以为他早被审判机关处死了,不过听说他们最不喜欢判人死刑。好吧,这命大的罪犯是怎么纠集一帮初源找到我们的?谁在背后指使他?”
“他的手下有个自然精灵。”雷戈不得不说。
“我们的圣女大人总爱招蜂引蝶,真没这个必要。”巫师叹息,“圣瓦罗兰的律法与帝国正相反那,森林种族选择流放被冒犯的一方。”他轻蔑地转过身去。“把那白痴放下来,储存的电流不该浪费在下等人身上。”见雷戈照办,他忽然发问:“有兴趣试试么?”
“试什么,大人?”
“魔纹‘黑夜’。”巫师不出意外地指了指那把可怕的椅子。上一个有幸体验的家伙人事不省地倒在地上。雷戈终于知道,上次他来到地下室时,为什么杜伊琳睡得那么沉了。“噢,别怕,要是你对五叶冬不过敏,可以搭配药膏使用。痛苦不是强大的阻碍,但却大大影响了销路,我们当然会针对问题改进。”
非常荣幸,呃?“不,大人,我想它用在我身上也是浪费。”雷戈想不到理由自找苦吃,“银歌骑士的体质无需更多锻炼。”
“大错特错。你压根不明白自己还有多少潜力可挖,银歌骑士并不是由同一个模子扣出来的蜡像摆件。你和许多同僚存在差异,技艺或基本素质,还有神秘度。维隆卡不用说,就连乔伊也能轻易战胜你。我记得你是某届剑术比赛的冠军?抱歉,但如果要我说实话,你的剑术甚至比不上那传教士。”
雷戈感到很荒唐。虽然银歌骑士不一定打得过圣堂牧师,但后者专研神术和祈祷,决不可能在剑术上与银歌骑士相比。看来圣堂中也有像高塔信使一样傲慢的家伙。“将来您有更多时间了解我,大人。”
但斯特林无视他的反驳。“自青之预言结束后,奥雷尼亚帝国建立了银歌骑士团,它在最开始就是按照三神教的标准设立的。毕竟诸神已逝,凡人得学着保护自己。你们每个人都经过重重选拔,依靠独特的天赋脱颖而出,彼此唯一的共性是自以为是。就附近的银歌骑士举例:乔伊精通魔法,波加特是出色的斥候,奥库斯更擅长攻坚。”巫师身后的金属片仍在盘旋。“在他死在我的实验室前时,就暴露了你们身上存在的最大缺陷。”
“毒素?”雷戈不知道他为什么非得和斯特林讨论这个问题。
“你想的太片面。”巫师斥责,“要是对付卓尔,他反而没那么容易中招。水妖精的毒素是生命体,不是无机物。你忘了吗?神秘生物能依靠神秘度对毒药产生抗性。”
“但只有职业魔法能完全免疫。”雷戈回答。真见鬼,好像我需要证明自己并非全然无知似的。
“就是这样。职业才是关键。”
雷戈一耸肩。“职业带来的便利有限。”的确,转职后的两年内,他的身体素质进步很快……但那只是副作用。魔力的提升更大,何必舍近求远?“技艺也没法依靠神秘知识填充。”
“三神宽恕你。年轻人。你从没考虑过那些知识的来源么?”
“我的意思是,这算是神秘职业的便利之一。”
“职业凭什么给你便利?”
雷戈愣住了。他忽然意识到了巫师话中的含义。他们讨论的与其说是职业与技艺,倒不如说是神秘的来源。多么离奇古怪,他简直有点哭笑不得。神秘的存在就像呼吸,而凡人怎么计较呼吸的来源?这是桩蠢事。
他半天没开口,巫师也不等着。斯特林继续说:“诸神可以解释一切,但真理并非祂们的附庸。圣堂的研究证明火种与职业紧密相关,这个结论看上去理所应当,因此得到了广泛采纳。但事实上,除非某个低贱奴隶的性功能障碍引发了人类史的终结,否则这项研究的结果就根本没有价值。”他把圣堂巫师的智慧结晶贬低得一无是处。
雷戈心不在焉地将俘虏捆起来。探寻巫师秘密的任务早已变得像窃听他和森林圣女的交流一样无趣,要是我手边有一罐热汤就好了,但愿她会把每一滴不合口味的汤汁都洒在实验台上。
“我没资格评论圣堂的成果,大人。”他告诉巫师,“我连听懂都困难。神秘学太深奥,我只了解有助于增强体质的部分。”莫非“黑夜”就是斯特林的目的?不,恐怕神秘职业的来源才是。
巫师转过头。“要是你想深入理解,随时可以提出请求。‘黑夜’是根据矮人的炼金术传承制造出来的神秘物品,它的效果可不止是增强体质那么简单……它加强的是你的神秘职业,或者说,是你与职业的契合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