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實力不允許我低調》-1462 柔性加工鑒賞

實力不允許我低調
小說推薦實力不允許我低調实力不允许我低调
目前国内市面上的轿车,虽然大部分都采用的是自动挡设计,但用的最多的自动变速器还是CVT和双离合这两种。
而之所以会大量使用这两种变速器,就是因为便宜。
但这两种变速器也各有缺点,比如CVT变速器,可靠性较差,起步容易打滑,不能承受太大的扭矩。
而且如果使用不当,十万公里左右,就容易出问题。
至于双离合变速器,那就更不用说了,低速顿挫是娘胎里带出来的毛病。
可那么多汽车制造商,明知道这两种变速器不可靠,为什么还要用?
就是因为他们便宜,这两种变速器的成本,基本就在2000-4000元区间。
而如果使用一台AT变速器,那成本就要一万元左右。
所以现在AT这种液压自动变速器,基本已经成了高级轿车的标配。
只有很少一部分良心企业,才会给自己的普通车型上配上这种变速器。
而这种变速器之所以贵,就是因为又两个难以攻克的技术难题。
一个是TCU,就是控制换挡的逻辑系统,这个没什么多说的,就是需要长期的技术累计,对各种变量的了解,然后进行根据工程师自己的理解进行调教。
这方面,国内的车企,一般都没什么耐心去做,大多数都是委托给国外公司来调教。
而国内唯一能够自己制作换挡系统的,也就只有BYD和一汽了。
至于另外一个难以攻克的难题,那就是液压变矩器。
这其实就是一个液压油箱,在行车的时候车载电脑会根据路况,以及速度来判断驾驶人员的需求。
然后同时TCU,这时候TCU就会通过控制液压变矩器里面的各种通路阀门,来控制箱体内部的液体流动。
从而达到通过液压来控制换挡变速的目的。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原理说起来很简单,事实上这种液压变矩器最早诞生实在上世纪的二战时期。
最早是米国人发明,并且用在他们的谢尔曼坦克上的。
所以很多德吹都喜欢吹嘘,二战时期德国的虎式坦克战力无敌,能把谢尔曼打的屁滚尿流。
可为什么后来却是谢尔曼赢了战争?
一方面是数量,而另外一方面,就是机动性方面。
因为在那个时候,米国人的坦克就已经使用自动挡了,而且还是四个档位的自动挡。
所以那时候米国人的坦克,在机动性,以及操作方面,就已经优于德国人的虎式了。
二战之后,这种自动变速器被小型化,并且大量用到了汽车上面。
在后来就是德国人和日本人,把这种液压自动变速器给发扬光大了。
尤其是日本的爱信,和德国的采埃孚两家,更是把这种液压自动变速器给玩到了极致。
甚至现在采埃孚的八档变速器,被称为是世界上最好的变速器。
换挡线性,没有顿挫,而且非常灵敏,还非常省油。
最关键是可靠性,要比双离合和CVT好出几倍不止。
我们的一些汽车制造企业,也曾经想要生产过这种液压自动变速器的。
可通过简单尝试之后,无一例外,全部是失败告终。
之所以会有这样的结果,就是因为我们在机加工领域的落后,咱们生产不出人家那么复杂的液压变矩器的阀体。
哪怕人家把图纸都公开放到网上,示意咱们可以随意抄袭。
可咱们也抄不出来,就因为这阀体内部的管道实在是太复杂了。
那些阀体,完全就是两块铝合金锭硬车铣出来的。
在特殊金属铁锭上面,用机床一条条管道,车铣镗磨,全部工艺用上,就这么加工出来的。
那些管道就是液压油在阀体内行进的路线,每条路线都要保证粗细一致,而且管道内壁要格外的光滑。
两边的阀体要加工的精度达到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九,这样才能保证,两边阀体压合在一起的时候,严丝合缝,不会出现漏液的现象。
一旦发生漏液,那就意味着这个阀体废掉了。
而且你要知道,这阀体内部的管道,有时候可并不是平直的,为了达到各种目的。
工程师会把这些管道,设计成曲折蜿蜒的形状,这就更是大大的提升了加工的难度。
眼里我们国内那些机床来说,基本没有几台能够加工这么复杂的腔体管道。
所以,就算是人家把图纸都放到网上,咱们就算山寨也造不出这么复杂的变速箱。
这就是为什么,爱信和采埃孚,可以高高在上,对咱们国内车企予取予求的主要原因。
因为目前全世界,出了通用和福特自用,也就只有这两家企业,能够给车企大面积的配备液压自动变速器了。
而国内的车企,如果想要进军高端轿车领域,基本都绕不开这两家企业设置的门槛。
这就是李文松,作为一个汽车爱好车,所了解的国内汽车行业的一点点真相。
而这时候,看到眼前这台叫不上名字的‘机床’,居然以这样一种形态,来加工生产出液压变矩器的阀体。
这既是让他感到大开眼界的同时,也感觉天都亮了。
有这么一家企业,相信国内汽车制造企业的春天已经来了。
而这时,他身边的黄海滨,则正在全神贯注的看着眼前的这台叫不上名字的设备,陷入了沉思。
这种设备的设计理念,其实和他研发的手术机器人的理念极其相似。
只不过他研发的手术机器人,主要是在人体上作业的。
而这台机器人,则是在各种铁锭工件上作业的。
他研发的手术机器人主要目的是治病救人,而这台机器人的主要目的,很明显是加工生产各种工件设备。
他以前在MIT工作的时候,就曾经鼓捣过一段时间的五轴联动机床。
当然那时候,也主要是为了加工制造一些,他自己想要的实验设备。
因为要搞前沿科研,所以他们团队的很多实验都是需要自己设计出来的。
诡眼记者 沧海一鼠
而进行这样的实验,就需要很多全新的试验装备,而这种试验装备在现实中是很难采购得到的。
如果照专门的厂家定制,那成本又非常高,而且还会非常慢。
所以他们就利用自己手头的装备,自己生产他们所需要的试验装备。
正是从那时候起,黄海滨就充分的接触过各种机床设备。
从德国的DMG,到山崎马扎克的顶级装备,他都用过。
所以他对机床的了解,可以说比今天一起过来的任何一位创业者都多。
这时候他看到这台设备上面的两条持又铁坯的机械手臂,这就好比是普通机床所使用的夹具。
不过和普通机床使用的夹具不同的是,这两条手臂可是可以活动的。
要知不管是DMG还是马扎克的机床在加工生产的时候,最忌讳的就是台架或者是夹具发生震颤。
因为一旦台架和夹具发生震动,那么肯定会影响到加工工件的震动。
所以有时候为了保证加工精度,这些机床所安装的位置,甚至都是需要专门想修建厂房的。
而这些厂房的下面,不但要填沙子,还要填充各种阻震橡胶。
这样的地基,会吸收从其他方向传来的地面震动,同时在设备加工的时候。
还能够有效的吸收从机器设备上面传来的震颤力,并且在地表之下的缓冲区化解,不会像硬地面一样,在受力的同时还要给设备传递一个反作用力回去。
而这些看似不起眼的发作用力,就很有可能会影响到机加工的精度。
所以一台五轴联动机床的安装和使用,可是非常又讲究的。
可是今天他看到这台设备可是让他开了眼界。
这台‘机床’肉眼可见,脚底下就是一片硬邦邦的水泥地,完全没有任何的缓冲保护措施。
可这台机床在开动的时候,却依旧稳如老狗,加工精度丝毫不受影响。
而这个秘密,就发生在那两条起着夹具作用的机械手臂上。
当加工的刻刀在他们夹持的工件铁坯上刻画游走的时候,刀具施加在工件上面的作用力。
会通过工件传导到这两条机械臂上,而这两条机械臂,居然会随着作用力的传导过来,而时不时在微调各种持有工件的角度。
这就好像两条会打太极的机械臂一样,当对方又一股蛮力冲撞过来的时候,他们就会画个圈圈,直接把对方的力度给化解掉。
这对于见惯了普通五轴联动机床加工生产的黄海滨而言,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因为在他的概念里,机床加工工件的时候,硬链接是在所难免的。
因为如果不硬碰硬,那机床的刀具,有如何能在工件上作业,刻画车铣出自己想要的形状。
而眼前这台机床就留完全颠覆了他对传统机加工的概念。
因为这台机床实行的就是软连接,采用的就是曲面加工,和柔性加工的模式。
就是说在作为夹具的两个机械臂,在不断微调,化解加工刀具在工件上纵横开阖,带来的巨大冲击力的同时。
加工的刀具,居然也在时时的调整角度,能够保证跟随机械臂的调整,而不间断的完成机加工。
这尼玛,不就是传说中的柔性加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