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言情小說 鑑寶天師 線上看-第200章 奇葩古經熱推

鑑寶天師
小說推薦鑑寶天師鉴宝天师
如果真的是《扁鹊外经》…
王恩泽和阿宁的伤,就有办法治了!
江凌云呼吸急促。
他快步深入,一把将竹简抓在手里!
然而…
翻开之后,只看了一眼,江凌云的脸立刻僵住。
呆滞。
更是恼怒、失望!
清江居士…
这个混蛋…
“耍我吗?!”
江凌云险些将竹简摔在地上!
什么《扁鹊外经》?
什么危机重重,凶险万分?
都是假的!
许久。
江凌云喘匀了气。
再次翻开竹简,看到上面的字迹,还是感到无法理解。
竹简古朴,两尺四寸。
墨书上下两行,隶书字迹,简洁圆润。
确是东汉古物无疑。
但…
“少翁小儿又坑老子!想买两斤酸菜包饺子,硬是收我两斤金子…两斤金子包两斤饺子,老子没你这个儿子!”
江凌云晃晃脑袋。
隶书…
确为隶书!
也的确是东汉古物!
为什么…
用的是当代华夏语,连标点符号,也一个不落?
本为寻找《扁鹊外经》而来。
如今《外经》没找到,却见到这么一样古不古、今不今的东西,他甚至怀疑,这两座子母洞,可能是现代人建造。
“无所谓了…”
江凌云深吸口气。
反正上当受骗的不是自己。
还有四个藏方地。
再找就是!
他收好竹简,说不出心里是何种滋味,翻身跳进水潭。
进来之前。
他早已透视过,水下通道设计巧妙,只要有人离开山洞,通道便会自动开启。
几小时后。
江凌云赶回郊外小院。
唰!
汉白玉石狮、竹简,以及避水珠,全部摆在中房高桌上。
但…
清江居士却没看一眼。
他脸色阴沉,凝视江凌云半晌。
喉咙里,终于挤出声音。
“为什么这么做?”
“你的手下?”江凌云似笑非笑,“派人跟踪,巧取豪夺,结果触发机关…”
“跟我没什么关系。”
清江居士脸色微变!
“哼!”
他转过头,目光落在三件古物上。
“江凌云…”
“别跟我耍花招!”
不过。
翻开那部竹简,清江居士马上双眸圆睁,满脸不可置信。
“这,这…”
那张病怏怏的老脸,瞬间涨红。
啪!
清江居士一把掷出!
“萧山子母洞…”
“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唰。
江凌云身子一矮,右手瞬间探出,将竹简接在手中。
心中不由苦笑!
本来…
他还以为,这是清江居士为了试探自己,故意准备的东西。
如今看来,他们都是“受害者”。
“避水珠?!”
清江居士抓起避水珠。
仔细看过后,满眼错愕。
随后。
将其小心放下。
“至于这个…”
他抓起一只汉白玉石狮,眼里闪过鄙夷之色。
啪!
直接摔的粉碎!
“你不要?”
江凌云愕然至极。
东汉的汉白玉石狮,全世界范围内,都是有价无市。
足以卖出天价!
几个亿,也不是问题。
“差点忘了,你做古玩生意。”
清江居士,却装作恍然大悟。
“这些身外之物,对老夫而言,与枯木、石头,毫无区别。”
“既然如此…”
他抓起另一只石狮,递到江凌云手中。
“剩下的这只,就送你了!”
江凌云也不客气。
小石狮不大,精致小巧,正好能揣在兜里。
至于避水珠…
那种东西,已经属于国宝范畴。
即便送给他,他也会被文物局包围,劝他捐给博物馆。
“你做的不错。”
清江居士收起避水珠。
开口之际,轻轻摆了摆手。
踏!
一道熟悉的人影,立刻步入房中。
阮才忠!
如白天一样,阮才忠眼神空洞,木偶般躬身站着。
“你可以走了。”
随着清江居士发话。
阮才忠浑身猛颤!
顷刻间直起上身,眼中也焕发神采。
但仅仅刹那,那抹神采再次涣散,但较之先前,已经多了丝“人气儿”。
“还有这个。”
清江居士指指高桌。
那块监控母盘,早就摆在上边。
他轻轻一笑。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你大可放心…”
“只要你信守诺言,没人敢再动你一根汗毛,将来也定能荣华富贵!”
江凌云拿起母盘,装进兜里。
忽然又问。
“那…江海呢?”
清江居士脸色骤变!
枯手猛然挥动。
“他?”
“不是你现在该问的。”
“走吧!”
江凌云紧咬钢牙,攥紧拳头。
但剩下藏方之地,唯独清江居士清楚,他只能暂时忍下。
“我们走。”
他看了眼阮才忠。
转身走出中房,又下意识的望向马棚。
江海还在。
江凌云忽然很奇怪。
江海的神态,似乎与其他人,不太一样…
是错觉么?
他摇摇头,快步离开小院。
寒門 狀元
这里在安市东北方向,锦绣山河别墅区,却在正西方。
这回。
他隐隐察觉到了变化。
带着阮才忠,他们不止打到了车,司机也不再表现出敌意。
两小时后,终于回到别墅。
刚一推开门…
“凌云!”
阮思弦听见动静,马上飞奔过来,眼泪也噼里啪啦,掉了一地。
她一把抱住江凌云,哭的梨花带雨。
“你去哪了?”
“我都知道了,行李我已经收拾好了…”
“我们走…离开安市,永远不回来了!”
江凌云先是错愕。
随后哭笑不得!
“傻瓜。”
他轻轻拍着阮思弦的背。
又在她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
随后让到一边。
“你看看…”
“谁回来了?”
被挡在身后的阮才忠,总算暴露在阮思弦面前。
阮思弦的哭声…
戛然而止!
她张大了嘴,不可置信的望着阮才忠,轻轻摇晃着脑袋。
半晌。
大药皇 沙发果断
“爸!”
阮思弦紧紧抱住阮才忠,哭的更厉害了。
“爸,你总算回来了…”
“这么多年…你到底去哪了,为什么一次也不回家看看?”
“爸…”
阮才忠僵硬、呆滞的脸,很快出现了微妙的变化。
缓缓。
他伸出手,轻轻搂着阮思弦。
看着这对重聚的父女,江凌云由衷替阮思弦高兴,心里也生出一丝淡淡的伤感。
“你们慢慢聊。”
江凌云挤出笑容,晃晃手里的硬盘。
“我出去一下…”
说完。
逃也般冲出别墅。
“去警察局!”
在出租后排落座,江凌云面无血色,不敢用力呼吸。
阮才忠回来了。
江海…
什么时候能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