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都市之最強狂兵(又名:都市狂梟 主角:陳六合)-第5573章 無顏的誓言!閲讀

都市之最強狂兵(又名:都市狂梟 主角:陳六合)
小說推薦都市之最強狂兵(又名:都市狂梟 主角:陳六合)都市之最强狂兵(又名:都市狂枭 主角:陈六合)
听到鬼谷的话,陈六合笑了笑,没再多说什么了,沈清舞也沉默了下来,不知道在思量什么。
很快,车子停了下来,陈六合探头一看,外边不是沈家胡同,而是战部医院。
血眼兵王 雪夜
陈六合苦笑一声,道:“婉玥,咱们不是回家吗?来这里作甚?”
苏婉玥轻轻瞪了陈六合一眼,道:“你以为我们不知道你这次伤的很重吗?都坐轮椅了,还不来医院吗?老老实实在医院躺着,把伤势养好再回去。”
陈六合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无奈道:“看来又要伴随着那刺鼻的消毒液气味度过一段时间了。”
最终,陈六合还是在医院住下了,他回京的消息,也很快就传了出去。
不到一个小时,慕容青峰、龙向东、吴长阳、常凯旋、李根生、尚胜男这些跟陈六合关系最要好的一众人就冲冲赶来了。
他们对陈六合与太上家族之间的私怨并不了解,也不是十分清楚陈六合这次去蜀中都经历了一些什么。
但在蜀中所发生的一些事情,他们或多或少还是都能收到些许表面的消息的。
知道这一次在蜀中,闹的不小,陈六合掀起了一阵常人所看不见的风波。
除了这些人来看陈六合之外,还有好多巨龙俱乐部的会员,都闻讯而来,想要关心一下这位在这个时代最具传奇色彩与威望的年轻人。
不过,这些人,大多都被拦在了病房外,连进来看一眼的资格都没有。
陈六合也只是象征性的见了几位巨龙俱乐部内比较有代表性的顶层人物而已。
不多时,雨庭渊也亲自到场了,看到这位老人,陈六合的心中禁不住的腾起了浓浓的愧疚之意。
他对慕容青峰等人说道:“青峰,向东,你们先出去一下,我跟老爷子说说话。”
慕容青峰和龙向东几人都没有什么异议,起身走出了病房。
一转瞬,病房内就只剩下了陈六合跟雨庭渊,当然,沈清舞和苏婉玥也没离开。
看着雨庭渊,陈六合的心中有点不是滋味,他道:“庭渊爷爷,几日不见,您憔悴了。”
时隔不久,再次见到雨庭渊,陈六合明显发现,雨庭渊又苍老了几岁,头上的白发,越来越多了,眼角眉梢处,尽是憔悴的神情,整个人的精气神也不如以前旺盛了。
这一点,真的让陈六合非常难受,他也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雨仙儿的遇难而引发的。
雨庭渊在病床旁坐下,笑了笑,道:“爷爷年纪大了,年纪大了自然就会老的,到了我这个年纪啊,是过一天少一天了,当然会憔悴了。”
“庭渊爷爷,您千万不要这样说,您要好好保重身子骨,以后还有很多清福要享呢。”陈六合说道。
雨庭渊摆了摆手,道:“这次你去蜀中的事情,我大致也知道一些,怎么样?都还好吧?”
陈六合轻轻点了点头:“还算顺利,比我预期的要好。”这里面的事情,雨庭渊也只是知道一些皮毛而已,知道的并不是很多,所以陈六合也没有解释太多。
如太上家族那种存在,终归是离正常人太遥远了,能不接触,尽量就不要去接触,没什么好处。
知道多了,也只会徒增烦恼而已。
“那就好,那就好啊。”雨庭渊拍了拍陈六合的手背说道,他就像是一个长辈,满脸慈祥,对陈六合关切备至。
顿了顿,陈六合吸了口气,道:“庭渊爷爷,这一次……我见到仙儿了…….”
雨庭渊的神情明显一震,老眼中,都浮现出了光彩。
陈六合眼神黯淡了几分,有点不敢去跟雨庭渊对视,他道:“庭渊爷爷,小六子没用,这次没能把仙儿给带回来……”
“她……她如何了?还好吗?”雨庭渊语音都有些颤颠,他对孙女的思念是常人不可想像的,自从雨仙儿遇难之后,可以说,他没有一天能睡的安稳踏实,他无时无刻不在担心着孙女。
只是,他把这种思念与担忧,控制的很好罢了,不会轻易让外人看到。
蚀骨情深离婚前夫,追求勿扰! 景虞
陈六合道:“她……她失忆了,什么都不记得了…….”
納 蘭 雪 央
“什么?”雨庭渊身躯再次一颤:“怎么会这样?”
“这件事情说来话长,都是遭受了歹人的毒害。”陈六合再次深吸了口气,道:“不过,庭渊爷爷,有一点您可以放心,仙儿她现在的情况还算好,她的处境也还算安全,她没有受到什么伤害。”
雨庭渊长长呼出了一口气,道:“那就好,那就好,活着总比死了好,只要还活着就好。”
陈六合心中堵得慌,他迟疑了几秒钟,咬了咬牙关,道:“庭院爷爷,您放心,小六子对您保证,我一定不会让她有事的,我一定会让她好起来的,我也一定会让她重新回到我们的身边。”
“小六子用性命向您担保。”陈六合一字一顿的说道。
雨庭渊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心绪,挤出了一个勉强的笑容,道:“嗯,小六子,庭渊爷爷相信你,我等着那一天,等着你把我孙女带回来的那一天。”
陈六合重重的点了点头:“一定!”
“爷爷老了,能做的事情不多了,能力也没有那么大了,以后的世界,是你们年轻人的了,爷爷只能把仙儿那丫头托付给你了,爷爷相信你,你一定不会让爷爷失望,不会让雨家失望的。”雨庭渊说道。
“一定不会。在这件事情上,小六子说到做到。”陈六合攥紧拳头,他这可不是在安慰眼前这个老人,他这是在许下一个誓言!
“很好,有你这句话,爷爷就放心了。”雨庭渊露出了一个笑容,手掌在陈六合的肩头上轻轻拍了拍。
雨庭渊没有在这里待上多久,前前后后不到半个小时就离开了。
雨庭渊走了之后,陈六合的心情依旧沉浸在无比沉重当中,心口发闷,堵得慌,就像是有一口气喘不上来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