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小说 上門狂婿 愛下-第一千五百五十九章 混元寶珠相伴

上門狂婿
小說推薦上門狂婿上门狂婿
“这几百年来,天道愈加缥缈难测,即便烛照龟卜术,也难以勘破其中玄机,正所谓功夫不负有心人,我终于是在这场巨大的动乱中,寻找到了一个能够安然渡劫的办法!”
说到这里,道主微微一顿,旋即正色道:“这个办法,就隐藏在昆仑墟深处,而我现在做的一切,无非就是利用那些不明就里的人,为我打通那一条通道罢了!”
闻言,弟子心中狐疑更甚,追问:“师父,那南极遗孤……”
摆了摆手,道主满不在乎的说着:“不过就是一个小辈,我又何须在意,南宫无敌尚且不如为师神机妙算,他的子嗣又令我何惧之有?”
这命弟子乃是道主亲传,对于当年南宫无敌之死也是了解颇深,此刻听了师父的话后,他心中更在意的是另外一个地方。
“既然如此,您集结这些人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道主笑了笑:“呵呵,昆仑墟深处隐没在混沌之中,即便是以为师的能耐,却也不敢孤身进入其中冒险,唯有利用某些人的精血,来激发混沌灭却阵,用以毒攻毒的法门,开打通那条道路!”
弟子面露骇然之色:“您的意思是说……”
“不错,剑宿这些人,便是我利用的对象,想要彻底激发混沌灭却阵,必须要利用强者的鲜血来浇灌到混元珠上,如此一来,阵法内的混沌气息便是充盈无比,到时候何愁目的无法实现!”
话至于此,道主脸上已是一片笃定,仿佛那条通往昆仑墟深处的大路,正在一点点的冲自己脚下铺开。
旋即,他从怀中取出了一枚漆黑无比的珠子,这东西便是混沌灭却阵的阵眼,混元宝珠!
此物乃是道主从一处上古遗迹之中寻获,正是因为这件宝贝,从而让鸿蒙道馆成为有史以来最难攻打下的山门。
毕竟在混沌灭却阵的守护下,宗主级强者也难以强行闯入,唯有在结界外,望洋兴叹。
取出了混元宝珠后,道主又施展鬼神莫测的手段,将盛放在合欢宗内,剑宿的尸体给转移到了大殿中。
看着脚边多出来的那具死尸,弟子顿时大惊失色。
“乾坤挪移大法!”
道主不置可否的笑了笑,旋即走到剑宿的死尸旁,将混元宝珠放在了或者胸口处的伤疤上。
下一刻,只见那枚黑色的珠子仿佛活了过来,竟自主钻入到了剑宿身躯之内。
也就几个呼吸的功夫,剑宿的尸体就跟泄气的皮球一般,逐渐的塌陷下去,最终化作一片虚无。
与此同时,混元宝珠从地上的衣服里飘飞了出来,周身萦绕着一股浓郁的鲜红色光芒,体积也比原来壮大了几分。
弟子看的目瞪口呆,忙问:“这是怎么回事?”
道主回答:“细收了剑宿的精血,宝珠当然会产生一定的蜕变,若是能够在来上几次,为师便有完全的把握,能够倚靠它的力量,安然无恙的进入昆仑墟深处!”
另一边,合欢宗大本营内。
“宗主,不好了……”
一名天魔阁的长老神色焦急的冲进了大帐内。
江如流眉头微皱:“怎么了?”
长老猛地咽了一口唾沫,快速的将刚才发生的那件匪夷所思之事说了出来:“方才我等按照您的吩咐,妥善看守剑宿的尸身,却不料一眨眼的功夫,对方的尸体竟然不见了!”
快穿之搞事情不嫌事大 浅梦幽蝶
“什么?”江如流猛地站起身来,一把扣住了长老的肩膀:“一具死尸,怎么可能会平白无故的消失?”
见宗主表现出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长老满脸肯定的说着:“宗主,属下方才所言句句属实,那剑宿的尸体就跟变戏法一样,在我们几个长老的眼皮子底下不见了!”
在刀阁与剑宗的战斗结束后,江如流等人便逐一去看过对方的尸体,确认那一代剑宿已经魂飞魄散。
可一个形神俱灭的人,又如何可能在一帮实力不菲的长老眼中就此消失呢?
一念至此,江如流顿时感觉事情有些不太对劲,对长老挥了挥手:“你想退下吧,我先跟其余几人商量一下。”
说罢,他便立刻命人召集青丘王等人。
不多时,大帐内已经坐满了大人物,就连正在闭关修炼的刀无悔,也被弟子从房间内带了出来。
捂着胸口,刀无悔虚弱无比的问道:“江兄,如此焦急寻我等,到底所谓何事?”
江如流缓缓起身,旋即目光凝重的看了在场之人一眼:“各位,就在刚才我魔阁有长老前来告知了一件无比蹊跷的事情!”
刀无悔显得有些愕然:“什么事情?”
摆了摆手,江如流不答反问:“在告诉你们这个问题前,我必须要先问你们另外一件事情。”
话至于此,他微微一顿,旋即语调怪异的问着:“你们是不是都确定剑宿已经死亡?”
江如流的这个问题,几乎将所有人都给问愣了。
青丘王饶有兴致的看了江如流一眼,回答:“本王之前观察过,几乎可以确定,剑宿死的不能在死!”
话音刚落,其余人也是纷纷点头。
强如他们这种级别的存在,不可能连一个人死没死透都看不出来,尤其是刀无悔这个亲手将剑宿送下深渊的人,就更有发言权了!
丹道狂尊 青龙子木
于是,刀无悔万般肯定道:“我那最后一刀,将剑宿的心脏都搅碎,余劲将其筋脉已经丹田也尽数捣毁,即便是大罗金仙亲至,也一样无力回天!”
就在此时,所有人的目光又一次聚集在了江如流的身上。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红包
迎着众人的目光,江如流眉头微蹙:“那你们跟我解释一下,一个已经死了的人,到底是怎么凭空消失的?”
青丘王心中一凛:“什么意思?”
江如流并没有在卖关子,而是将剑宿尸体消失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对众人说了出来。
下一刻,帐篷内顿时静的落针可闻。
所有人都在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想要从对方眼中找到一个合理的回答,但此时的确是诡异掉了极点,任凭他们想破脑袋,也依旧找不到半点儿的头绪。
突然,许久没有开口说话的杨世忠,忽然想到了什么,猛地一拍桌子,将正在冥思苦想的大家伙,几乎都吓了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