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vmg9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幻城浮屠笔趣-第二十二卷第十七章 東京灣下的封印,推薦-e94yn

幻城浮屠
小說推薦幻城浮屠
里面确实有一些毁灭的气息外泄,而且和莉安娜、山崎龙二、八神庵身上的那些气息非常相似,可以说是父与子的关系。
然而这和八歧大蛇的传说其实不太相符。
私人定制,首席的逃妻 疯狂的蚊子
实际上,八歧大蛇从没有过要灭世的传说,在传说中也没有灭世的能力,它只不过是长得特别巨大,每年沿河而下,趴出来吃掉一个叫做奇稻田姬的女孩,还只吃了七个,吃到第八个的时候,就被素盏鸣尊砍死了。
认真说起来,八歧大蛇吃的人没有素盏鸣尊吃得多,甚至可以说大部分霓虹神明,吃人都比八歧大蛇要多得多。
所以说大蛇灭世这件事儿……必有蹊跷。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而且说实话,这事儿只有御三家在说,再想想当年他们对大蛇干的事儿:下毒(八酒杯),杀怪夺宝(天丛云剑),完了看到人还没死还把人家封印了,这放在谁身上谁都得干起来啊。
大蛇体形是很大,出行不便,一旦现出真身对现在人口密集的城市确实是非常恐怖的破坏,但是先不说霓虹人就喜欢这些大玩应儿(各种怪兽特摄片,超人都要大的),就是吧毒蛇封印在东京湾是多少年前的事儿了,谁让你们把房子盖那上头的?
也不要说什么地势合适,当初东京湾里闹的可不是一个两个怪物,素盏鸣尊本身就是祸津神,也是霓虹的海洋掌控者,掌控的海啸登陆最多的就是东京湾——因为离他住的地方近。
校草別囂張
雪跡月影 凡那羅
就是没有他,东京湾里还有牛鬼、蛇带、濡女等等,这都是妖怪大族,没一个不是按村子吃人的。
其实在凯文看来,很有可能八歧大蛇每年就出海一次,吃点儿妖怪裹裹腹——妖怪比人个儿大多了——结果妖怪们实在受不了了,就找来自家老大素盏鸣尊把大蛇弄了……
结果素盏鸣尊搂草打兔子,把大国主一勺烩了,成了地上国神,过去杀人放火的事儿就讳莫如深,从此不提。
貼身保鏢 冬至
然后你看,大蛇这个受害者当事人还活着呢,得想法弄死啊……弄不死?致不济不能让他出来说话。
放逐
如果大蛇只是天地异种,那这事儿其实无所谓,谁都是这么过来的,理解不难,但如果大蛇……真的和这片土地有关呢?
農門嬌妻:拐個相公來種田
霓虹是个群岛国家,又处在地震带上,日常就是灾难不断,但是真正死伤惨重的灾难,基本都是海啸——这片土地对人类其实真的不错了。
问题就是霓虹人不拿这片地方当回事儿,人之常情嘛,天天闹灾儿过得不舒心肯定也嫌弃,所以对那些对自然有帮助的异族或者天地异种,也不是那么善良。
就看他们的式神制法就知道了,只要式神听话,什么办法都用的,残不残忍,师生是不是心怀怨怼完全都不在意。
如果大蛇是这片土地的意志显化——霓虹的史学家对一年一度出来吃人的八头八尾八歧大蛇的传说解释就是这指的雨季山洪,因为确实在传说中有提及大蛇是沿水而下,据此认定八歧大蛇其实是水灾的活化。
但这和素盏鸣尊就没甚两样——素盏鸣尊是海啸、火山、瘟疫等等八种灾难的权柄执掌者,因此才是祸津神的首领:听起来他更像是八头八尾的东西。
那么大蛇的权限其实是被作为海神的素盏鸣尊给侵略了的,而且还是在他身上繁衍生息的子民里应外合邀请而至,关键被侵略了之后活的也不怎样,被吃的人更多了,但人是认可的,这就特别窝火……
这么一来,也能解释得通他为什么要净世,很多神明都有过这样的行为,就是地上的生命不但不敬畏于祂,反而倒行逆施(在神看来)诸般作恶,所以要么红莲降世(森林草大火),要么洪水灭世(大洪水),要么行瘟使疫,反正手段也多。
而且因为凯文加强了地球君的意志活跃度,作为一个自然风物意向化的神性生物,他也从中能得到很大的加强。
因此凯文是倾向于大蛇本身是霓虹国土的具象化神性生物,这东西想要杀死,那第一步就得将霓虹陆沉才行。
尤其是意志出游这件事,对于普遍意义上的天地异种来说,体型越大就越难做到,因为掌控巨大体型需要的意志和精力字眼也是庞大的,何况大蛇还有八个脑袋,如果真的意志出游,留下的巨大身躯的生存本能毁灭霓虹肯定不是问题。
强大生物的肉身体积越小,就证明他们的意志越强,不然无法束缚那些能量安分守己的呆在自己身体里,这也是为什么各族强者都很强,但是等级越高,人类强者就越突出的原因之一:毕竟能量密度不一样,能做到的事儿就会有很大区别。
同时巨大的身躯需要的生存物质也是海量的,如果放开控制任由本能成长,要么就是挑战力量更强的怪物自己作死,要么就是吃空一地再继续转战——按道理讲霓虹这么大点儿的地方饰演不了这么大的怪物的。
惡魔的法則3
别的人凯文还不清楚,但是莉安娜和山崎龙二体内的黑暗力量正在不断的增长,这种增长并不是他们修行的结果,而是……虚空中源头的倒灌。
受到他们的启发,凯文在世界范围内做了一次消耗颇大的量子观察——以他的能力都觉得消耗大,那真的就是非常恐怖了,几个核弹是打不住的——结果很有趣。
炎黄的名山大川,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散发出一些神秘气息,凯文很确定这是信仰之力,过去这些对于山川林海的崇敬崇信,合并着人类对丰收和安宁的渴望,构成了炎黄特色的大地官体系,而地府正是其中的一部分。
笑傲江湖我是令狐冲
各处的神秘之雾也在未知时刻有所削减,人们对这种地方的恐惧和好奇,不断地消磨着这些防御机制,大量的异族迁徙,未尝不是因为神秘之物的萎缩,让他们感受到恐慌不安。
这些数据是平时凯文看到但是没有关联起来的。
而爱琴海周边的战争,也并不是月之眷族迁徙留下的偶然。